往期专题
2020年 第137期 总第563期

最高法发文统一法律适用标准!

编者按
随着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改革步入深水区类案不同判”现象近年来受到社会关注,其背后是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成为改革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为解决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问题,满足新时代人民群众对公正司法的需求,9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推动人民法院审判工作机制更加完善。
责任编辑:吴珊
背景介绍
背景介绍
  第一,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要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作为推进严格司法的重要任务之一。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作出的《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提出,健全社会公平正义法治保障制度、加强对法律实施的监督、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加强对司法活动的监督、保证审判权得到依法正确行使等任务。因此,构建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求相符合、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相适应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当前人民法院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举措,是人民法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途径。
 
  第二,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新时代公正司法的内在要求。平等、统一适用法律是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基本职责,事关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是建设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内在要求。人民法院要实现公正司法,就必须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加快完善审判权力制约监督体系。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制定司法解释、发布指导性案例、完善司法指导性文件等措施,不断解决法律统一适用问题。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类案不同判”现象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类案不同判现象的背后实质上是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因此在新时代要满足人民群众对公正司法的需求,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就成为当前人民法院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
 
  第三,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人民法院深化完善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的内在要求。近年来,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改革不断深入,改革也逐步进入深水区,当前一定范围、一定程度出现的“类案不同判”现象,成为司法责任制改革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随着司法责任制改革不断深入,人民法院越来越迫切的需要制定系统完整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今年3月,中央印发的《关于深化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意见》,将“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机制”作为重要内容。从未来发展看,最高人民法院将进一步加快推进人民法院执法司法制约监督体系改革和建设,将主要精力放在统一裁判尺度、监督公正司法上来。基于以上的考虑,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以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为主要内容制定《意见》,推动人民法院审判工作机制更加完善。
主要内容
主要内容
  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一个复杂、系统的工程。《意见》将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融入到人民法院审判整体工作之中,从完善规范依据、健全分歧解决机制,到指导审判组织,再到加强审判管理、审判监督,最后到类案检索、科技辅助、人才建设等方面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规定,补短板,讲重点,系统梳理了人民法院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各项工作机制。《意见》定位为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司法指导性文件,兼顾宏观和微观,既体现新时代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应当具有的高度和政治站位,也考虑一定的实施价值,努力为人民法院统一法律适用标准提供清晰的导向和路径。《意见》分为10个部分,全面归纳了人民法院实现法律适用标准统一的10个路径与方法,提出了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21条具体措施。
 
  (一)明确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应当坚持的原则

  人民法院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必须坚持正确的道路和原则。
 
  第一,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必须坚持党对司法的绝对领导。党的领导是人民法院事业健康发展的根本保证,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人民法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全面依法治国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推动人民法院改革走深走实的重要举措,是党中央决策部署在审判执行工作中贯彻落实的具体体现。从《意见》的内容可以看出,我们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特色,比如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制约监督机制、坚持民主集中制、运用现代科技促进统一裁判尺度等。
 
  第二,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是人民法院践行司法为民宗旨的内在要求。公正司法,是人民群众在新时代美好生活的重要内容。尽最大努力消除“类案不同判”现象,是人民法院依法维护人民权益、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手段,是增强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获得感的重要途径。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根本目的,就是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第三,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必须坚持宪法法律至上。依法治国的本质就是崇尚宪法和法律在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权威。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就是为了使人民法院更加忠实于宪法和法律,更加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各项工作机制,都坚持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基本原则,进一步规范行使自由裁量权,确保法律正确实施,切实维护国家法制统一尊严权威,努力实现裁判良好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与政治效果相统一。
 
  第四,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必须坚持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完善好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工作机制,人民法院才能更加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履行好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职责使命,服务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促进经济行稳致远、社会安定和谐。值得指出的是,一些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的现象,是由于社会经济迅速发展而引发的,比如信息网络技术带来的大量新类型案件,人民法院难以像审理传统案件那样熟练准确适用法律,甚至还存在一些法律空白。对于这种现象,必须建立和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才能充分发挥人民法院服务保障经济社会发展的职能作用。
 
  (二)突出最高人民法院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职能作用

  基于最高人民法院的职能特点,《意见》突出了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裁判尺度、监督公正司法、解决法律适用分歧的重要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多年来在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上的做法和举措,比如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司法指导性文件、审判监督管理等,都各自发挥着积极作用,《意见》仍将其作为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重要内容。此外,《意见》强调要建立健全最高人民法院法律适用问题解决机制。具体包括两方面内容:
 
  一是最高人民法院要建立重大法律适用问题发现与解决机制,加快形成上下贯通、内外结合、系统完备、规范高效的法律适用问题解决体系,及时组织研究和解决各地存在的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问题。
 
  二是要进一步优化法律适用分歧的申请、立项、审查和研究工作机制,对于最高人民法院生效裁判之间可能存在的法律适用分歧,或者在审案件的裁判结果可能与生效裁判的法律适用存在分歧的,应当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法律适用分歧解决机制的实施办法》予以解决。
 
  同时,《意见》还对完善高级人民法院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提出具体要求,各高级人民法院应当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做法,建立本辖区法律适用分歧解决机制,研究解决本院及辖区内法院案件审理中的法律适用分歧。
 
  (三)强调各审判组织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法定职责,落实院庭长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监督管理职责

  人民法院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基础在于发挥法定审判组织和院庭长的职能作用。《意见》强调,
 
  一是强化独任法官、合议庭正确适用法律职责,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充分发挥独任法官、合议庭等审判组织在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中的基础作用。独任法官、合议庭应当严格遵守司法程序,遵循证据规则,正确运用法律解释方法,最大限度降低裁量差异,避免法律适用分歧。
 
  二是发挥审判委员会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职责,审判委员会作为各级人民法院解决法律适用问题的领导和决策机构,要充分发挥民主集中制优势,强化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重要作用,要及时总结提炼相关案件的法律适用标准,确保本院及辖区内法院审理同类案件时裁判标准统一。
 
  三是明确和压实院庭长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监督管理职责,要求院庭长应当按照审判监督管理权限,加强审判管理和业务指导,通过主持或参加专业法官会议,推动专业法官会议在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上充分发挥专业咨询作用,定期组织研究独任法官、合议庭审理意见与专业法官会议咨询意见、审判委员会决定不一致的案件,为统一法律适用标准总结经验。院庭长要及时指导法官对审理意见长期与专业法官会议咨询意见、审判委员会决定意见不一致的案件进行分析,促进法官提高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能力,防止裁判不公和司法不廉。各级人民法院要推动院庭长审判监督管理职责与审判组织审判职能、专业法官会议咨询职能、审判委员会决策职能有机衔接、有效运行,形成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制度机制体系。
 
  (四)发挥审判管理、审级制度和审判监督程序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作用

  《意见》将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融入到人民法院审判整体工作之中,强调要充分发挥审判管理、审级制度和审判监督程序在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上各自的制度功效。
 
  一是将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作为审判管理的重点,《意见》要求,审判管理部门在履行流程管理、质量评查等审判管理职责时,对于发现的重大法律适用问题应当及时汇总报告,发现可能存在背离法律、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所确定裁判规则等情形的,承办法官应当向案件评查委员会说明理由。对信访申诉、长期未结、二审改判、发回重审、指令再审、抗诉再审案件的审判管理中发现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问题的,应当及时提请院庭长和审判委员会研究解决。
 
  二是发挥审级监督体系作用。《意见》要求,要加强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审级监督指导,建立健全改判、发回重审、指令再审案件的跟踪督办、异议反馈制度,完善分析研判和定期通报机制。充分发挥二审程序解决法律争议的作用,在二审程序中依法对法律适用问题进行审查,对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范围内的法律适用问题,充分尊重当事人的选择;对影响司法公正的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问题,根据当事人诉求或者依职权予以纠正。
 
  三是发挥审判监督程序依法纠错作用。《意见》强调,生效案件存在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问题的,应当正确处理审判监督程序与司法裁判稳定性的关系,区分案件情况,根据当事人请求或者依法启动院长发现程序,对法律适用确有错误的案件提起再审。人民检察院提出检察建议、抗诉等法律监督行为,涉及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问题的,应当依法处理,必要时提请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五)强化对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科技支撑和人才保障,助推法律适用标准统一

  最高人民法院一直高度重视信息化建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人民法院依托信息化建设成果,实现审判执行工作正常运转,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受到人民群众欢迎。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强调科技创新在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中的重要作用,为进一步推动科技创新成果同审判工作深度融合指明了方向。强化对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科技支撑和人才保障,是确保司法公正高效权威,促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意见》强调,各级人民法院应当深化智慧法院建设,为统一法律适用标准提供信息化保障。最高人民法院加快建设以司法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为基础的智慧数据中台,完善类案智能化推送和审判支持系统,加强类案同判规则数据库和优秀案例分析数据库建设,为审判人员办案提供裁判规则和参考案例,为院庭长监督管理提供同类案件大数据报告,为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案件提供决策参考。各级人民法院应当充分利用中国裁判文书网、“法信”、中国应用法学数字化服务系统等平台,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统一法律适用加强类案检索的指导意见(试行)》的要求,提高法官熟练运用信息化手段开展类案检索和案例研究的能力。此外,关于加强审判人员适用法律能力的培养,《意见》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应当加大对审判人员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的培训力度,强化与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相关的法律解释、案例分析、类案检索、科技应用等方面能力的培养,全面提高审判人员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意识和能力。
 
  统一法律适用标准是人民法院审判执行工作的重要目标,也应认识到,法律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进步,人民法院的法律适用标准也会不断发展,所以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不是制定僵化的裁判标准,也不是让法官僵化地适用法律,而是为法官适用法律建立一个规范的工作机制。同时,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也会随着时代发展不断完善,比如提级审理机制,《意见》目前没有写进去,但是随着四级法院审级职能定位的不断完善,今后可以考虑放进来。今天《意见》正式发布,全国各级法院要充分认识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的重要意义,认真贯彻落实《意见》规定的各项措施,把统一法律适用标准作为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加快推进执法司法制约监督体系改革和建设的重要内容,通过完善审判工作制度、管理体制和权力运行机制,规范司法行为,统一裁判标准,确保司法公正高效权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意见》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意见》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意见》

【法宝引证码】CLI.3.346252 
学界视角
学界视角
一、左卫民教授
 
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创新之举
 
(左卫民,教育部长江学者,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
 
  2020年9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完善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不同于以往的司法文件,此次发布的《意见》明确指向了当前司法实践中存在的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的问题。作为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且地区情况与发展不均衡的大国,中国自古以来便存在中央法律的适用在地方之间存在差异的问题。从汉代的“决事比”到明清时期的成案制度,再到解放前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编制的判例汇编,无不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新中国成立后,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的问题依然存在,且随着地区之间的发展差异化、法制和社会的复杂化,不仅仅是在不同地方的法院之间存在,即使是相同地方的不同法院,甚至是相同法院内部不同的法官之间都有可能出现法律适用标准不统一的情况。毋庸讳言,这将对司法公信力与权威产生影响。
 
  自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统一法律适用标准”的任务、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以来,如何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法律适用的标准,以加强司法公正和司法公信力的建设,成为了各级审判机关所肩负的一项重要使命。在这一背景下,可以认为,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意见》便是一项提升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程度的重要举措。在笔者看来,《意见》的以下几个亮点值得我们关注:
 
  一是突出了最高人民法院在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中的中心地位和具体机制的建设任务。根据《意见》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建立全国性的重大法律适用问题发现与解决机制,形成一套完备、高效且规范的法律适用问题解决体系,同时借助包括专家学者的咨询作用在内的一系列手段,搭构一个全国法院法律适用问题的专门平台,以此为基础,领导并解决地方法院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工作的开展以及所遇到的问题。显然,这种由最高审判机关搭建法律适用标准问题解决平台的做法是前所未有的。详细】
 
 
二、师安宁律师
 
(师安宁,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法学博士,北大法律信息网签约作者)
 
  最高法院的指导意见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司法政策文件,为法官正确适用法律提供的制度与规则保障。
 
  “类案同判”其实是个伪命题,准确的概念应该是“类案类判”。
 
  因为即便是“类案”,在司法实践中的案情还是千差万别,故对类案裁判思维的梳理和借鉴之价值,重点在于提炼出其中的相似问题且具有普适价值的裁判规则,而是不“照猫画虎”地进行所谓的“类案同判”。因此,将类案裁判思维借鉴于本案,关键是目的在于要做出更加合理的法律处理方案,而不是单纯地、形式性地追求统一的裁判主文。
 
  当前,“两高”都在下功夫解决法律的统一适用问题。
 
  最高检察院提出“类案监督”;最高法院着力“类案同判”。编者认为,无论是何种工作思路,均必须重视下列几方面的核心规则:
 
  一是探求法的本源精神。也就是说,统一适用法律的前提是你要懂的法的本源精神,否则,对法律进行任意解释,必然是无法统一适用。毋庸讳言,实践中还真是有“不懂法”的法官和检察官,他们不是纯粹不懂法,而是一知半解,不求甚解,加之很容易形成职业自信,往往固执己见,偏执一端,很难以公平地听进去律师或当事人的诉讼意见。
 
  因此,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一个共同任务是要“精研法理,探求法源”,如果在这一问题上能够认识一致,则法官、检察官故意曲解法律一途显然难以行得通。
 
  二是强化法官、检察官在司法工作中“正心术”的理念。即“心正”则理正;心术不正,裁判的法理、情理都不可能“正”。
 
  司法实践中,大多数同案异判的案件,除了极少数系法官、检察官的认识问题之外,多数情形下的异判是掌握司法权力者在“解释法”的名义下,行“曲解”法的本源精神之实。真正因法官或检察官“不懂法”而错误适用法律的情形反而极少。
 
  心术不正,司法公正必然不彰!
 
  三是力戒“固化”法律适用思维,必须重视法与社会发展关联的动态性。如果把统一适用法律理解为对法的解读和适用是一成不变的,则会陷入另一个极端,即机械地、教条地适用法律。
 
  司法实务中的教条主义之弊,不容忽视。很多的错案都是因为不注重法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联性,忽视二者是动态发展的关系而造成的。因此,不能以形式上完全符合法律来检验案件质量。
 
  诸如,内蒙古自治区那个农民收储和贩卖玉米的案件,在形式上,农民老王完全符合“”非法经营罪“”的一切法律要件,但是案件的定性和判决结论就是令人难以信服。问题就出在内蒙古的司法机关忘记了法是调整社会关系的工具,在粮食统购统销政策已经是历史遗迹的情形下,仍然以违反行政许可制度为由出入人罪。
 
  四是统一适用法律的工作机制,不能成为扼杀法官、检察官发展“法治精神”的枷锁。
 
  成文法对调整社会关系必然具有不周延性,没有可以直接适用,不能阻挡法官或检察官本着法治精神而发展法治。
 
  想当年,民法通则没有精神损害赔偿制度,也没有所谓的“先例”可循。但是海淀区法院的法官就有勇气为“贾国宇案”创设一项精神损害赔偿裁判规则。如果机械地固化所谓的法律规定,人为地扼杀法官的司法能动性,则何来第一例精神损害赔偿案之判?
 
  海淀法院着眼实际情况,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依据,创造性地将精神损害赔偿纳入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判决支持了贾国宇“残疾赔偿金”10万元。1997年第2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对该案予以肯定。2001年3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
 
  五是检索前案、遵循先例等工作机制,绝对不能抹煞主办法官和主办检察官自身的司法能动性之价值。
 
  “先例”与“本案”的关系不能绝对化,不能因为没有先例就无法裁判案件。果如此,请问:当初的那个“先例”有先例吗?
 
  所以,遵循先例不能不尊重法官的首创精神。如果先例的裁判思维显然与社会发展和法治建设方向构成脱节或抵触,那么,创设新的先例就成为必然。窃以为,这才是法官、检察官对司法实践的重大贡献。
结束语

平等、统一适用法律是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基本职责,事关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是建设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内在要求。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om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net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