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第63期 总第491期往期专题

问题少年,何以为策?未成年残忍之至需要保护吗

最近发生了两件和未成年人有关的刑事案件,造成一死一重伤的严重后果,引发广泛的舆论关注。未成年人保护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一直是社会的焦点问题,未成年人是未来社会的建设者,我们既需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给社会、家庭等带来的伤害,同时也需要加大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从立法入手,从普法开始。

事件回顾

  最近发生了两件和未成年人有关的刑事案件。
 
  一件发生在大连,一个即将年满14岁的男孩,残忍的杀害了同小区一个10岁的女孩,而且因为未满14岁,将免于刑责,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网民一边倒的要求严惩这位“年幼”的肇事者。
 
  另一件事情,发生在四川仁寿一所中学,一个刚进入教室的老师,被一名初中的男生用砖头从背后击打头部9次,现在仍躺在ICU病房未清醒,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这两件事情引发舆论关注,主要有两点,一个是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一死,一重伤,另一个是案件的主体都是未成年人,两个案件的主角都是初中生。在我们的印象中,初中生还是象牙塔里孜孜不倦学习的学子,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他们还都只是“孩子”,但就是这两个孩子,却干出了惊动全国的“大事”。

  然而,在大连13岁男孩杀人案中,大连警方于10月24日发布通报称,依据《刑法》规定,加害人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公安机关依法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于10月24日依法对蔡某某收容教养。
 
  警方负责人告诉记者,案发后,警方高度重视,进行了大量调查取证工作,确保认定的事实精准无误,既不会多也不会漏。“包括我们在拟定通报前曾与法律专家反复沟通,既确保公众的知情权,又注意未成年人案件的隐私性。”
 
  他称,根据法律,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大连并无对收容教养措施的审批权限,须报省公安机关审批并于其指定的场所执行。报审期间,办案人员做了大量的取证工作,认定蔡某某的父母没有管教能力,蔡某某符合收容教养的条件。记者从一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蔡某某被警方确认作案嫌疑后,曾一度被放回家,但这是因为警方收集的证据不足,衡量其收容教养必要性的工作还未完成。10月24日,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后,警方立即对蔡某某实施了收容教养,期限为三年。

法律依据

  一个生命,三年收容教养,很多人难以接受在两者之间划等号,网上有很多激愤之语。需要强调的是,只要法律未修改,刑事责任年龄未降低,那么,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就不会承担刑事责任,哪怕罪行比这个男孩更为严重。这是法治的要求。
 
  因此,这里有必要普及一下很多公众不甚了解但亟需普及的未成年人犯罪等相关法律知识。涉及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行为有哪些?未成年人犯罪的年龄划分是怎样的?未成年人犯罪的年龄段和犯罪主体又有哪些重合部分……
 
  1.涉及未成年人人身权、财产权的犯罪
 
  例如:拐卖儿童罪、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聚众阻碍解救被收买的儿童罪、雇用童工从事危重劳动罪、组织儿童乞讨罪、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等罪名。对待未成年人的性权利保护,我国刑法规定了强奸罪、猥亵儿童罪、引诱未成年人聚众淫乱罪、引诱幼女卖淫罪。此外,结合未成年人保护的刑事政策,对待侵犯未成年人合法利益的行为,我国刑法予以严厉规制,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例如,《刑法》第236条第2款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第234条之一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第2款规定,“摘取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的器官,或者胁迫、欺骗他人捐献器官的,应当按照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等等。
 
  2.根据《刑法》17条规定,我国的刑事责任年龄有四个阶段
 
  一是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即年满16周岁的人,触犯刑法分则任何一条罪名均需承担刑事责任;
 
  二是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年龄段的人,仅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放火、贩卖毒品、爆炸、投毒等八种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
 
  三是减轻刑罚处罚力度年龄段,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四是绝对无刑事责任年龄,14周岁以下的人,无论所实施的行为具有什么样的社会危害性,均不承担刑事责任,其行为亦不可视为犯罪。
 
  3.未成年人犯罪的年龄段和犯罪主体重合的部分
 
  从刑法规定看,18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的年龄段和犯罪主体重合的部分可以分为三段:一是16周岁至18周岁年龄段,此年龄段的未成年人是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适格犯罪主体,仅仅是在刑事责任的承担上可以从轻或减轻,且不适用死刑;二是14周岁至16周岁年龄段,此年龄段的未成年人是相对刑事责任能力的主体,只在法定范围内承担刑事责任,且能够承继上一年龄段减轻刑事责任能力的规定;三是14周岁以下年龄段,这个年龄段的主体不是犯罪主体,但可以为广义的未成年人犯罪概念所涵盖。

专家聚焦

一、法律规定14岁以下不负刑责该不该修改?
 
  在一些严重暴力犯罪案件中,涉事者因未达到法定年龄而免于承担刑事责任。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无需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专家提供给记者的一份2018年的资料显示,在统计的90个国家中,刑事责任年龄起点从6周岁至18周岁不等,其中,近四分之一的国家设定的起点是14周岁,是最多的;有二分之一的国家设定的起点在14周岁以上(包括14周岁),是最为常见的。
 
  有舆论认为,有的人明知自己不用承担刑事责任,表现得非常猖狂;有的人犯罪手段极端残忍,犯罪之后毫无悔意,法律如果不对这样的未成年人作出处罚规定很不公平。也有人认为,应当适应现代社会发展下未成年人发育程度提前的现实,适当降低刑法的刑事责任年龄。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说,14岁以下青少年不负刑事责任,主要是考虑到这个年龄的青少年心智不成熟,判断是非能力欠缺。对未成年人过多适用刑罚,会导致正常的学习中断,监禁环境对低龄未成年人影响更大,更容易造成反社会人格,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再次犯罪的可能性。
 
  “如何处罚未成年人犯罪,实际上是一个如何看待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程雷说,相比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犯罪背后有着更多的社会原因,刑罚惩戒的是犯罪个体,在未成年人犯罪这个问题上,将刑罚完全施加于未成年人本人未免有些苛责。
 
  “从长远来看,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苑宁宁说,低龄未成年人恶性案件属于极端个案,因此而修改针对大多数人的一般性的刑事责任年龄制度,值得商榷。
 
  陕西省律师协会常务理事王浩公表示,当务之急不是调整刑事责任年龄,而是建立一套完善的少年司法制度。只有将学校教育、家庭监护、政府矫正、司法惩戒等各方面统一起来,才能切实解决刑事犯罪低龄化问题。
 
二、不负刑事责任不等于放任不管
 
  在当前媒体对未成年人严重暴力犯罪的报道中,一些案例格外刺痛公众神经:有的孩子因未到刑事责任年龄免于承担刑责,多年后居然再度犯案,且手法更加残暴……
 
  “不负刑事责任,不能等于没有任何后果,更不等于放任不管。”苑宁宁表示,目前法律规定的诸如责令父母管教、训诫、送入工读学校、收容教养、矫治等措施缺乏具体的操作性规定,在实践中的效果不尽人意,才形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
 
  我国刑法规定,因不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现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也有相关规定。
 
  “未成年人犯罪,说明其家庭已经存在严重问题,孩子身心发展已出现严重偏差,这种情况下再交回父母管教,效果如何保障?谁来负责监督?都需要法律作出进一步明确。”苑宁宁说。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法治国家对于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处理有两套司法体系:一是面对违法和轻微犯罪行为的少年司法,强调矫正、教育、回归,但不排斥惩戒;二是针对未成年人较严重犯罪的刑事司法,比较重视抑制、打击、惩罚。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删除了关于收容教养的规定,这一改动引起了不少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关注。不少人认为,在未成年人严重暴力犯罪的处置程序上,法律不能缺位。收容教养制度不但应该保留,更要进一步完善规范,更好发挥作用。
 
  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女童保护发起人孙雪梅建议,应进一步完善收容教养制度,明确执行标准、执行场所、执行条件、惩戒措施、实施人等,形成完备的制度体系,让公众感受到法律带来的安全感。
 
  暨南大学少年及家事法研究中心教授张鸿巍说,未成年人司法秉承的“儿童利益最佳”原则,实际上是全面的、动态的。换言之,应当将未成年犯罪人、被害人、民众等对司法公正之认知和践行,纳入整体框架并进行全局性考量,而非仅仅考虑未成年犯罪人本人权益。否则,被害人及民众有可能很难感知到司法正义与公正,以及认同对未成年犯罪人做出的特殊化处分结果。
 
三、学校、家庭要对有不良行为的孩子提前干预有效监管
 
  专家表示,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的背后往往存在监管缺失、教养不当、关爱缺乏、保护不力等共性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教育蓝皮书显示,“家庭教育不当”“不良交友”“法制观念淡薄”“学校教育的缺陷”等是诱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主要原因,其中家庭因素所占比例最高。
 
  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6年至2017年间,全国法院审结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来自流动家庭的未成年人最多,其次是离异、留守、单亲和再婚家庭。
 
  孙雪梅说,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阶段,很多社会问题折射到儿童教育上。从类似案件中,可以看出涉案未成年人是缺乏教育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说,很多父母存在亲职教育缺失的问题。孩子没有成年人的陪伴和教育,很容易成为问题儿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很多案例透露,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之前,已经暴露很多不良或违法行为,但并未得到及时有效的干预。家庭应该承担相应的监管和教育责任,如果家庭这道“防线”是牢固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此类案件的发生。
 
  储朝晖表示,目前,一些家庭和学校对学生的教育重成绩、轻规范,很多未成年人并未及时培养基本规范、道德判断能力及法治意识。“从教育角度来说,一定要培养健全的人,而不是培养一个只考高分的人。”
 
  “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还要培养健康人格。”孙云晓建议,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现象是有规律可循的,在日常教育中家庭、学校和社会应该协同合作,把可能发生的影响孩子一生的问题扼杀在萌芽中。
 
  对于因监护人履职不当、管教不严而导致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多名专家建议在法律中规定追究监护失职责任。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尹富强律师认为,法律要对有监管职责的家长具有制约力,对于因教育失职而导致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家长应承担足以影响其重大利益的后果。
 
四、必要惩戒是未成年人司法必不可少的
 
  目前,《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作为未成年人刑事司法的组成部分,不是旨在解决未成年人刑事责任的法律,而在很大程度上可视为未来建构相对独立未成年人司法体系的框架性法律。
 
  需要说明的是,少年司法中的“惩戒”,与传统刑事司法中的惩戒,性质和作用是完全不一样的。少年司法中的惩戒是辅助性的、最低限度的、非刑事化的,通过公安、检察、法院、矫正等司法化不同阶段的处分,行使和发挥着类似父母对子女的惩戒,带有浓郁国家亲权色彩;而刑事司法中的惩戒,则是国家刑罚权的具体体现,是刑事处分的外化。
 
  简言之,未来,未成年人司法实际上对实施以下行为的问题少年进行司法化处分:1. 屡次、多次从事与其青春期客观上有关联的行为,如旷课、离家出走、打架斗殴等(这是国际及域外惯例);2. 轻微犯罪行为;3.较严重犯罪行为,但尚未达刑事责任年龄。
 
  未成年人司法其实主要处理前两类问题少年行为。目前,公众主要注意力放在了第三类未成年人人群,但实际上,这类人群数量不多(尽管犯罪行为较为严重,社会反应强烈)。
 
  此次,舆论之所以对两法修订有很高期待,部分原因可能是对两法在必要惩戒方面涉及不多而致。鉴于此,对于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这部分问题少年处理上的“司法短板”,两法修订或许可以适时地补上。

延伸阅读——典型案例

一、最高检发布10起检察机关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 加强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典型案(事)例
 
1.坚决依法核准追诉 严惩严重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
2. 挂牌督办重大拐卖儿童犯罪 护航被拐卖儿童顺利回家
3. 依法提出抗诉 准确认定网络猥亵儿童犯罪
4. 依法惩治利用儿童犯罪 督促异地职能部门落实监护职责
5. 结合办案强化监督 及时消除影响未成年人成长隐患
6. 依托“网格化管理”平台 促进未成年人检察监督落到实处
7. 依法打击遗弃留守儿童犯罪 督促切实履行监护职责
8. 横向联动 跨省开展未成年被害人司法救助
9. 建立强制报告制度 及时严惩侵害未成年人犯罪
10. 构建春蕾安全员机制 为困境儿童撑起司法保护之伞【详细】

二、最高人民法院发布6起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典型案例
 
1.被告人余镇、高敏拐卖儿童、被告人黄思美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案
2.被告人卢小旭拐骗儿童案
3.被告人王璐、孙艳华虐待被看护人案
4.被告人王思琦虐待案
5.被告人潘德峰强制猥亵案
6.被告人李轶强奸案【详细】

责任编辑
郇雯倩

爱法律,有未来!

关注我们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