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第99期 总第526期往期专题

每个伸出黑手的恋童癖,都不该被放过!

近日,“高管鲍毓明被控性侵未成年养女案”持续引发关注。当事女孩称自己从刚满14岁开始,便持续遭遇鲍毓明的性侵,多次报案未果。4月11日,鲍毓明提出该女孩控诉的内容存在不实,他将适当做些维权工作。日前,女方律师发声,表示女孩目前的状态非常不好,“她遭受的创伤可能真的比较严重,急需接受系统的长期的心理疏导。”

一、事件回顾

  1.案发经过

  4月8日,有媒体爆出一则《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四年警方立案》的新闻,女孩李星星(化名)自称从2016年起被“养父”鲍某某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逼其观看各种恋童癖新闻及相关视频,并遭多次性侵,直到2019年4月,在一次遭性侵并被殴打后,她选择报警。

  据悉,该案件已经在烟台当地“闹”了多年,暂没有结果。涉案高管名为鲍毓明,自2018年起任中兴通讯独立董事,为杰瑞股份及附属公司(合称“杰瑞集团”)副总裁,负责杰瑞集团法务工作。

  事件发酵后,杰瑞股份早间公告称,关注到近期有媒体发布《烟台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养女》等报道,报道中涉及的当事人鲍某,为杰瑞集团副总裁,非杰瑞股份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4月9日下午,公司已与鲍某解除了劳动合同,鲍某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针对新闻道中的其他事项,公安机关正在侦查中,公司无法判断是否属实,但公司相信公安机关会以事实为依据,依法打击刑事犯罪行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中兴通讯4月10日凌晨发布声明称,中兴通讯在获悉相关媒体报道后,高度重视,公司董事会已收到鲍毓明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的申请。

  4月10日西南政法大学商学院网站发布声明,商学院法治企业研究院已解除鲍毓明兼职研究员的聘任,并已通知本人。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官方微博也发布《案情通报》,称该局去年10月9日决定再次立案,目前侦查工作仍在进行。

  2.事件始末

  日前,当事人鲍毓明与他的姐姐都作了回应。鲍毓明称,他与“养女” 李星星之间, 并不是“养父”“养女”的关系。鲍毓明说,在2015年的时候就想收养小孩。当时,他在网上发帖称: “高知家庭高学历海归,大型跨国公司高管,收入丰厚稳定,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现诚心收养,谢谢!”李星星母亲在网上看到留言,加QQ找到了他,且鲍毓明名校学历、律师身份的加成让她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把女儿托付给他的可靠对象。最终通过中间人将李星星交付给鲍毓明。
 
  这一年,李星星未满14岁,单身的鲍毓明43岁。
 
  鲍毓明精通法律,自然也了解收养法,他并不符合收养条件。
 
  根据《收养法》第四条规定,在三种情况下,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可被收养,即丧失父母的孤儿、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或者是生父母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的子女。《收养法》还规定,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此外,无配偶男性收养女性,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而鲍毓明与李星星的年龄差为29岁。既然不符合收养条件,为何鲍毓明还要在网上发帖,想要收养小孩。
 
  根据“养女”李星星的描述,鲍毓明将她控制在山东省烟台市的某公寓内,并强迫她观看一些不堪入目的恋童癖视频。并让她跟着学,如果她不学、认为不正常或者不喜欢这种片子,鲍毓明就指责是她的毛病,威胁她称也会找其他的小孩来做这种事情。

二、鲍毓明被追责的可能性有多大?

  1.“强奸罪”定性难
 
  (1)规避奸淫幼女法律规定
 
  各国对强奸罪受害者的年龄都有一定的区分。我国刑法规定:“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但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没有违背妇女意志,发生性关系是否属于强奸,则没有明确规定。在通常情况下,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与出于自愿发生关系,并不会判定为强奸。
 
  由于幼女身心发育不成熟,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不能理解性行为的后果与意义,也没有抗拒能力,因此,不论行为人采用什么手段,也不问幼女是否愿意,只要与幼女性交,就侵害了其性的决定权,成立强奸罪。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检察院张雪表示,该案中,犯罪嫌疑人鲍毓明选择在被害人李某年满14周岁后作案,显然是为了规避奸淫幼女的法律规定。
 
  (2)强奸证据尚缺乏
 
  综合媒体介绍的案情来看,当事双方的说法差异较大,各自的说辞也都存在矛盾之处。种种信息表明,由于李星星已满14周岁,要证明鲍毓明与其发生性关系属强奸性质,需要有足够证据证明鲍毓明违背李星星的意志,对其实施了暴力或者胁迫等行为。但由于二人同居一屋檐下,想要像普通强奸罪那样证明这一点,难度可想而知。
 
  电影《熔炉》中,受害者的群体处在侵害者全面“监视”模式下,物理上和心理上都完全被压制,发生性侵后并无法第一时间报案,导致定罪的关键证据无法核实。在此案中,鲍毓明否认自己的“监视”,称李星星是自由的,有房门钥匙,行动自由,甚至安装的监控视频可以表明李星星是自由的。此种说法若无法推翻,就很难说精神上导致的“拘禁”是否是被实际上限制自由。
 
  而且,目前所看到的材料都是“受害者自述”,这并不能成为定案的完全依据。自新闻发酵以后,李星星及其母亲也拒绝媒体采访,更多的内容恐怕得公安机关予以查实。此外,李星星有抑郁症等方面的精神疾病,那么她陈述的内容是否真实、是否为真实意思表达等都会引起质疑。
 
  2.法律适用是难点
 
  针对未成年人被害的现实状况,为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2013年10月23号,两高两部出台关于《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规定:“对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女性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该《意见》也首次对“对幼女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进行了明确的界定:“对未成年人负有监护、教育、训练、救助、看护、医疗等特殊职责的人员(以下简称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以及其他公民和单位,发现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的,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
 
  但鲍毓明显然是清楚这点的。鲍毓明一直否认两人之间是养父女关系,反而有意无意往“两人是自由恋爱关系”方向上靠。并且从《收养法》上来讲,要求“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鲍毓明和李星星达不到收养规定的年龄差要求,实际上也没办理收养手续。
 
  是不是法律对他无能为力了?也很难说。虽然法律形式层面未达到,但上述《意见》第25条同时表示:“针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更要依法从严惩处:(1)对未成年人负有特殊职责的人员、与未成年人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冒充国家工作人员,实施强奸、猥亵犯罪的……”。如果是养父女不成立,“与未成年人有共同家庭生活关系的人员”实际上是收养关系一个突破口。
 
  3.是否“迫使”是重点
 
  实务中,无论被害人是否成年,对于缺乏直接暴力的非典型性侵案件,如何证明“违背妇女意志”一直是一个难点。这也是导致性侵案件的批捕率不高的重要原因。
 
  通常情况下,性侵案件发生在密闭空间,案发当时,除了被害人和嫌疑人外,没有其他知情人。案发后,证据多以“一对一”呈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更多的细节和客观性证据印证被害人的陈述,案件往往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终结。即使事后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往往难以提交新证据。
 
  回顾本案,对于久经沙场、精通中外法律的鲍毓明而言,想要其认罪几乎是不可能的。结合鲍毓明的陈述,以及李星星提供的有关证据,相信侦查机关足以证明二人发生过性关系。甚至不排除“收养”一个月时间就发生了性关系。
 
  有人认为,只要鲍毓明和被害人之间存在收养关系,就可以以强奸罪定罪处罚。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根据上述解读可以看出,要认定鲍毓明构成强奸罪,需要查明鲍毓明是否是具有特殊职责的人员、其是否有利用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进行奸淫。具有特殊职责仅仅是构成强奸罪的条件之一。
 
  所谓“优势地位”是指行为人与未成年人之间具有监护、教育、训练、看护救助、医疗等特殊关系,且行为人故意利用这种特殊关系,以使未成年人的生活条件、受教育或者训练的机会、接受援助或者医疗等方面可能受到影响的方式,对被害人施加压力,使其不得不容忍行为人对其进行奸淫。所谓利用未成年人“孤立无援的境地”,是指由于各种原因,未成年被害人处于不得不依赖上述特殊职责的资助、抚育、照顾和救助等状况,而行为人有意利用此种状况,迫使被害人容忍其奸淫行为。
 
  最高法法官周峰等人在对两高两部出台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的理解和适用中指出,在适用该款时应当注意:对于强制手段和程度的认定,应充分考虑未成年被害人身心脆弱以及与特殊职责人员之间存在的特殊关系,易受伤害等情况,与针对成年人实施的强制性侵害行为有所区分。
 
  在这一过程中,鲍毓明是不是“利用其优势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无援的境地”,这一点应该不难查证或者推断,但鲍毓明是不是“迫使”李星星就范的,在双方各执一词的情况下,下何种断言就是问题。司法机关下一步调查取证的重点也应该在此。
 
  鲍毓明是个专业人士,他曾以律师身份写过一篇《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的文章。从之前李星星屡次报案,屡次不了了也可以悲观地预测,该案会遇到的困境只怕比影片中更多。
 
  关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国内学者如罗翔教授提出有必要在刑法中增设滥用信任地位型强奸罪,当双方存在特定关系,未成年人对特殊职责人员有关性的同意在法律中应视为无效,只要与未成年发生性关系,特殊职责人员应该以强奸罪论处。罗翔教授的提议可以有效弥补当前法律的漏洞,但最终法律是否需要修改,并非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个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

三、鲍毓明案牵出“送养”灰色地带

  1.中介建群牵线,“爱心救助”群可买卖婴孩

  鲍毓明涉嫌性侵事件使得存在多年的民间送养、非法收养乱象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从这次事件及其背后的现象,法律应该做出怎样的反思和完善?
 
  就在这件事情以后,知乎平台被“爆”了,有网友指控知乎上存在大量“送养小孩”的信息,实际上是以“送养”之名,牟“卖子”之利。当记者在以“咨询者”的身份联系对方,提及“请问是合法领养吗?”,对方生硬回答,“合法去福利院,别在这里找。我们不犯法、也不合法。”再之后,记者就被管理员移除了群聊。可能大家听过不少“民间送养”的例子,而在这些灰色产业链的背后,就是利用了这一漏洞。在“交易群”里,他们把交易费用说成是给孩子的营养费或是补偿费,煞是“好听”,以逃避法律制裁。
 
  2.建立收养公信力平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性别与法律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邓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概念上,用“私自收养”比“民间送养”会更准确一些,也更加有助于将个案与制度关联起来。私自收养是指未办理收养登记、自行建立亲子关系/类亲子关系(祖孙关系)的收养。
 
  邓丽认为,私自收养脱离国家视野,缺乏规范监管和充分支持,法律关系和法律责任均不明晰,往往会导致所涉儿童权益不保。
 
  王小艳也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民间送养可能侵害儿童的人身权利,包括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受教育权等,比如因送养行为导致的性侵、虐待、遗弃等行为。
 
  邓丽认为,近年曝出的一些集聚性的、极端的私自收养案例就很说明问题。比如2013年,河南省兰考县“爱心妈妈”袁厉害收留无家可归儿童的处所发生火灾,7名孩子死亡;2018年,河北武安市“大爱妈妈”李利娟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其照看的69名儿童全部转到当地福利院。“被私自收养的儿童身处原生家庭、国家监护与收养机制的罅隙之间,面临极大的风险和危险”,邓丽说。她呼吁,一方面要在个案中及时充分地去救助受害人、惩治侵害人,另一方面要在制度上深刻省思,更加有效率地疏导私自收养,增进国家和社会对收养事件的监督、干预和对收养家庭的支持、服务。
 
  邓丽介绍,当前民法典(草案)中规定的收养制度明显要比现行的收养法更科学一些,某些形式要件更加宽松一些,促进和鼓励收养的立场更加鲜明一些,“肯定会有助于将一部分私自收养‘引流’到依法收养的轨道上来 。”
 
  尽管法律在进步,但是从研究者的角度出发,邓丽觉得一些问题尚未得到系统的解决。“比如,生父母未婚先育却没有能力继续抚育的婴童,这个群体历来就在被收养人中占到一定比重。” 这种情形下,依照法律规定需要生父母协商一致才能送养,但现实生活中,有些男方早早地远远地就躲开了,女方要证明男方下落不明或者查找不到才能实施单方送养,会产生各种成本,很可能女方就会放弃法律送养的通道。甚至,在保守文化的抑制下,女方本身也不愿走法律通道,而是倾向于私下把孩子送出去。但是这样,孩子的利益就无法获得切实的保障。
 
  解决私自收养的问题不仅仅需要制度层面的完善,还需要实务层面的创新。未来,有没有可能把收养信息的匹配规范起来?在邓丽的设想中,可以建立起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平台,由机构负责汇总、匹配需求与资源,通过专业而系统的收养评估、收养回访确保被收养人的利益。同时,通过这个平台,还可以在监督与互动中通过反馈需求、协调资源,进一步加强对收养家庭的支持与服务。
 
  “现在这种机构收养模式已经在很多国家普及”,邓丽说,目前,中国的收养中心主要负责涉外收养事务,在国内收养事务方面主要从事调查研究工作。未来,还需整合相关资源和经验,寻求解决现实问题的合理路径。
 
  法律规定了严格的收养条件,为我们杜绝了很多收养问题,但也因为如此严格的收养条件,以至于催生了“非法收养”灰色地带。
 
  恩格斯曾经说过,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有50%的利润,他们便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他们便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他们就敢做任何犯罪行为,甚至敢冒着被绞死的风险。”或许法律存在漏洞,但是最该受谴责的是这些人的良心。孩子本该是弱势群体,如果我们连孩子都保护不了,我们不愿为孩子发声,任凭这一灰色产业发展,任孩子像“物品”一般被交易,那么这些人只会更猖狂,有时候沉默也是“雪花”。

结束语

保护女性(特别是未成年人)任重而道远。如何让星星们、房思琪们的悲剧不再重演,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部《梅根法案》或者《熔炉法》。

责任编辑
郇雯倩

合意创制法律。

关注我们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